vita柠檬茶

梦想是成为真正值得褒奖的人

狗屎进度

记梦

我是个真实居北锦鲤吧x在家能梦到同台,在学校梦见居居被采访
Q:您拍了这么多作品,最喜欢的搭档是哪位?
A:这不好选啊每一位搭档都很厉害
Q:选一个吧
A:那肯定是小白啊
这个称呼,我当场去世。
上一个梦链接放评论叭

记梦

昨天做梦梦到居居和北北同台了!!
后来好像什么在台上居居搂住北北超温柔的先亲了他的嘴然后又亲了一下额头和脖子。
我不管,反正我看到了,我搞到真的了

大花轿

贺剧版镇魂回归!!!!!噢噢噢噢快乐
ooc归我,巍澜巍无差,很短的段子

赵云澜最近不知道抽了什么风。

刚经历过那样的血风腥雨,特调处哪里还闹腾得起来?

唯有那位江湖人称鬼见愁的新晋主播——赵处,自从战前那次全球直播,这玩意儿算是入了他的心,成天没事儿就喜欢直播吃吃草莓烤串儿炸酱面,甚至还准备来个激情福利五秒脱衣。

亏得在赵云澜石乐志之前——一次直播秀腿毛并观看毛猴大片的时候被沈巍沈教授的40米长刀当场劈了手机,这直播也就没了下文。

“云澜,这大事已结,特调处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你是该继续工作了。”

沈巍其实一点也不想赵云澜早早恢复工作,他们现在已经是真真正正的恋人了,但恋人该做的事,他们却一件也没做过。黑能量在地面低残余还等着他们去处理,沈巍不是什么自私的人,至少他一直让自己看起来不是。

“宝贝儿。”

赵云澜靠在办公室的躺椅上,把棒棒糖从嘴里抽出来,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这次地星海星世纪大战,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创伤啊。大家都还没恢复过来,上什么班呢——”。

话音刚落,赵云澜就开始偷笑,声音还愈发大了起来。

“赵云澜?”

沈巍走到他身边,才发现他耳朵上挂了只蓝牙耳机。果然不出赵云澜所料,他家黑袍使大人就是再等上一万年也搞不懂这些高科技玩意儿的。

沈巍原先还有那么一点严肃,只是眼前这人笑得“花枝乱颤”倒像是把他的心也笑化了似的,那一点儿严肃也荡然无存了。

“在听什么这么好玩儿吗,比我和你讲话还要重要?”话听着温柔,到了赵云澜那,听出来的就全是醋味儿了。当然,沈巍要是知道赵云澜在听什么,也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他摘下赵云澜的耳机,摆弄了半天,挂在自己的耳旁。

“哎,宝贝儿别!!”他还没来得及关掉音乐,就已经被沈巍听了个清楚。

“抱一抱呀么一抱一抱!抱着我的‘巍巍’上花轿!”

沈美人再也没了一句话,脸颊飞快的红了起来,进而烧到耳根,这哪儿还有什么严肃啊,就连找他算账和劝他早日上班的事也一并忘全了。

end

因为我很懒(。)自己写没有动力,约几个老师一起写文,有人来的话我们就互相提灵感然后写对方的点子好嘛?

去学校前俺好像肝不完了

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呃呃呃呃我终于抽空填完了年初的自设坑(。)

您的好友删博狂魔把自己所有的文都删了(。)

我在干什么(。)